头条新闻 

946名儿童举行开笔礼 成功挑战吉

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开笔礼。 实习生 陈俨 新华报业视觉中心记者 万程鹏 摄 扬子晚报讯(记者张可)昨天上午,946名孩子齐聚南京大报恩寺遗址公园,举行中国传统的开笔礼活动。这是世界迄今最大规模的开笔礼活动,现场获得了吉尼斯认证官的认证,成功...[查看全文]

儿童 当前位置 :主页 > 儿童 >

温籍女教师非洲支教 用舞蹈让非洲儿童认识中国

* 来源 :http://www.arteconcalatayud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09-30 18:14 * 浏览 :

  2013年以前,她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。世界很大,她却未曾有过机会出去看看。

  初见周子砚,一个纤细高挑的女孩。平刘海、丸子头,面上时刻挂着亲和的笑容。

  大学毕业之后,她成为了温州市第六幼儿园的一名幼教老师,每天幼儿园和家两点一线的生活,让她渐渐萌生了“走出去”看看的想法。

  过去几年的时光,她去过很多地方,也混混沌沌地完成了很多旅行计划。她说,是时候去做些“值得去做”的事情了。于是,她选择了非洲,以支教的形式,任性暴走坦桑尼亚,当一双双会笑的眼睛,害羞的面容出现在眼前时,她感觉自己触碰到了诗和远方。

  一直以来,周子砚的心中有两个梦想:游学与支教。2016年的寒假,她孤身一人前往完成了自己的游学之梦,回到家后,她想,是时候把自己的支教梦想提上行程了。

  提到非洲,很多人立刻会联想到贫穷,饥饿,战乱以及疾病,脑海中霎时浮现出一幅幅惨淡而又凄苦的画面。

  “非洲是我心中的一片,我一定要亲眼去看看。”带着这样的愿景,一个人,一只20寸的皮箱,一台小音箱,历时20小时,周子砚踏上了自己非洲支教的旅途。

  尽管出国前,对非洲的生活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,但当落地桑吉巴尔时,周子砚还是感到微微的诧异。“像是80年代的中国,所有设施都非常的简陋。”回忆起桑给巴尔的机场,那里没有行李运输带,所有的行李都是经过一台破旧的称重器进行磅秤,然后由空服人员拉到一旁。来接机的小哥叫做阿布,当地人,开着一辆破旧的面包车,吱呀吱呀地往机场门口一停,车尾是扬起漫天的黄沙……

  住宿地点是由当地的一个国际志愿者协会提供的,20平米的小房间里,地上放着5张破旧的床垫,“可以看见床垫里面的棉花都已经跑出来了。”周子砚描述道,房间里的蚊子特别多,时常晚上会被蚊子叮到睡不着觉,“每天都要在床上洒满各种防蚊水,这样才能勉强入睡。”

  除了艰苦的住宿条件,吃也成为了一个问题。桑给巴尔市场上的食类偏少,加上饮食的不适应,每天早上,周子砚和他的支教伙伴们,只能饿着肚子。同行的一名支教大学生带了几袋旺旺雪饼,周子砚一行人每天早上一人掰一小块雪饼来吃,“每天都不敢多吃,生怕吃完了,接下来的日子就没东西吃了。”

  每天早晨5时30分,周子砚便开始起床洗漱,6时40分准时搭乘校车去她支教的学校。这是一座当地的公办学校,由幼儿园、小学、初中三个年级段组成。早上的例行晨会,校长与孩子们对新老师表示了热烈欢迎。

  周子砚的第一堂课,教学对象时幼儿阶段的学生。起初,孩子们对新老师的到来还不能很好的适应,整个课堂显得闹哄哄的。怎样才能让孩子们快速地适应自己的课堂,周子砚想到了一个好方法。第二天,她带上自己的小音箱来到教室中央,放起一首《walking walking》的英文歌曲,“音乐响起的一瞬间,所有孩子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。”教室里瞬间变得十分安静,孩子们的眼神中闪着光,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。

  这一天,周子砚带着她的学生们,在操场上放着《walking walking》的歌曲,做起了“小火车”的音律互动,吸引了住全校师生的目光。

  中午11时30分是学校的休息时间。这一天,周子砚同往常一样,准备返回自己的办公室稍作休息。这时候,走廊里突然窜出一个小女孩。周子砚认得她是学校初中学段的一名学生,女孩羞涩地低着头,拉着周子砚的手询问她,能不能在课后给她们班再多加一节舞蹈课,周子砚欣然答应了。从小学习舞蹈的她,有着良好的舞蹈功底,舞蹈课上,她带着孩子们跳起了傣族的孔雀舞。孩子们学得很认真,“她们知道将手比划成孔雀头的样子,一板一眼地跟着我一起跳。”她说,这些孩子的一举一动,都带给她满满的幸福感。

  现在,提及非洲,周子砚有了自己的见解:这里的孩子没有印刷的本,都是老师用横线、画图一本本画出来,让孩子们涂色、描红;孩子们点书包都是来自中日韩的二手书包;他们分到的糖果零食都会吃得干干净净,最后舔完手指舔桌子。

  但即便是这样,他们不管校车多么拥挤,一定要站起来给老师让座;不管有多害羞,碰到老师也会主动地打招呼;尽管自己的身高不够,下课也要跳起来帮老师擦黑板。

  来到这里,她才明白有一种蓝叫桑给巴尔,像掉进了滤镜的世界。蓝到极致的天,红的发烫的晚霞,像珍珠一样白的沙滩。她说,这里的无拘无束,让她想要放声狂叫和撒腿奔跑!

  周子砚说,在这里她听到最多的就是“jambo”和“Karibu”,在斯瓦希里语里是“你好”和“欢迎”的意思。没有了高楼环绕,回归了白墙和平房。这里有的是更多的是一张张安静的笑容,少了几分都市的喧嚣。虽然防蚊水不离身,防蚊乳时刻擦,但是在桑岛多了抬头可以看到满天的星空,蔚蓝到让她玩命看的印度洋,以及那些过就能印刻在心中的风景。

  关于支教,周子砚表示接下来她会有更多的安排,“我希望我走的每一条都是因为热爱,得失随缘,我觉得,能让我变得更好的永远是自己。”